暑假作业
首 頁 新聞動態 黨團建設 法律援助 律師之星 代表與委員 青年律師 律界動態 海律園地
投訴指南 通知公告 協會之窗 律師故事 巾幗風采 研究與評論 法律大講堂 服務之聲 律師考核
  站內搜索  
 
  首頁 >> 研究與評論 >> 正文
數據庫的法律保護研究
發布時間:2011-08-19  來源:原創

  前言

  本文章主要是在講述在美國版權法下的數據庫保護問題。鑒于網絡知識產權與各國的歷史傳統和政治法律傳統關聯較小(當然也受之于各國憲法對于人權保護程度而有所不同),且技術性較強,各國關于如何規范知識產權的措施及司法判例可以相互借鑒,尤其是借鑒互聯網的起源地--美國。

  概要

  數據庫在版權法下面是作為匯編作品進行保護的。匯編作品版權保護對數據和其它材料的收集和整理。請閱讀下文中對數據庫的法律保護程度的介紹。

  1)作為匯編作品的數據庫

  2)對基礎數據不予以獨立保護

  3)Feist(菲斯特案):原創及獨創性要求

  4)數據庫許可和替代概念

  5)歐洲數據庫法令和提議的WIPO數據庫保護公約

  主要內容

  1.作為匯編作品的數據庫

  數據庫通常作為匯編作品受到版權法的保護。在版權法案中,一個匯編作品被定義為:對已經存在的數據材料的收集和整理,此種演繹之后的作品整體上構成構成作者的原創作品。這些已經存在的數據資料可能也被版權法予以保護,或者是不被保護的事實和想法、構想、原理、發現及操作規程。

  數據庫被當作匯編作品保護的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收集整理的歷屆總統的名言形成的數據庫。個人的言論本岙可能受到版權法的保護,也可能相反。但是對其言論的選擇編排包含了足夠的原創性或獨創性表達,從而受到版權法保護。因此,名言數據庫被當作匯編作品予以保護,盡管其中部分名言不受版權法保護。

  由事實構成的數據庫同樣作為匯編作品,如果其組合包含足夠程度的獨創性表達從而值得保護(見下面對菲斯特案的討論)。一個例子就是對法律文件及其網絡地址的數據庫,其中每一個位置或地址僅僅包含事實信息,換句話說就是在一個特定的URL上找到一個特定的文件。對于其中每個位置均不受版權法保護。因此,當個別位置被他人復制時,如果全部數據庫的位置或其實質和顯著部分被復制,那么將構成對該匯編作品的侵權。被保護的創作性或者獨創性表達就是對數據庫的位置的選擇。如果位置被數據庫的主題分開的話,數據庫的編排也會受到保護。

  2.基礎數據,不予以獨立保護

  雖然在美國版權法下,數據庫可以作為匯編作品予保護,但是基礎數據庫不能自動受到這種保護。版權法案特別規定,匯編作品的版權保護僅至其匯編本身,不延伸至基礎數據。結果是,匯編作品的版權不能被用來保護可能從另一角度來看不被保護的構想或事實。

  因此,一個由不被保護的作品(比如基本事實)的數據庫被認定為匯編作品予以保護。既然基礎數據不被保護,那么美國版權法并不阻止對從一個被保護的數據庫提取使用其不被保護的基礎數據。還是以歷屆總統名言錄來說,從該數據庫抽取出來華盛頓總統的一段名言并不觸犯法律。從另一方面來說,復制該數據庫的全部將構成侵權,只要這個數據庫滿足菲斯特案中法官所要求的獨創性要素。

  3.菲斯特案:原創性和創造性

  在 Feist Publications,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mpany, Inc.(菲斯特出版社訴Rural電話服務公司)案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定立如下規則:諸如數據庫的匯編作品必須包含最小程序的創造性,方可受到版權法的保護。

  Rural電話服務公司是在堪薩斯州當地的一個電話公司,該公司利用其從其用戶處獲得的電話數據制作了一個電話目錄。菲斯特出版社是一個區域性電話目錄的出版商,該電話目錄比Rural電話公司的電話目錄覆蓋范圍更廣。為了出版該用戶電話數據庫,菲期特公司需要使用Rural電話公司的電話目錄中的數據信息。菲斯特出版社開始時嘗試獲得Rural電話公司的許可,雖然菲斯特出版社修改了Rural電話公司的許多條目,但是還有很多已經使用的條目是與后者條目是完全一致的。Rural電話公司以版權侵權為由將菲斯特出版社起訴至法院。兩個低等法院支持了Rural電話公司的訴求,認為被告從原告電話目錄中抽取數據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版權利益。

  但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卻認為,Rural電話公司的電話目錄不作授權版權保護,因為用戶數據庫不能滿足對于原創性的法定要求。聯邦最高法院認為,一個匯編作品就其本身不是可授予版權的,它之所以受到版權保護,只是因為其基礎數據被選擇、協調、編排,導致此種演繹后的作品整體構成作者的原創作品。聯邦最高法院還認為,在法律下,有些收集、選擇、編排的方式并不是具備充分的創作性,也就不能受到版權保護。在適用原創要求上,聯邦最高法院認為,Rural電話公司的用戶數據庫的選擇、編排、協調和整理的方式不能創造了一種原創性。Rural電話公司對條目(包括用戶名、所在鄉鎮、電話號碼)的選擇行為是顯而易見的,缺乏基本的應當必備的獨創性,不能轉化成受版權保護的表達形式。在電話用戶數據庫中按照字母順序排列用戶名字,是太司空見慣了,每個人都可以想到。

  聯邦最高法院的以上觀點否決了很多下級法院采納和遵行的判斷版權性的“眉毛上的汗水”理論或勤勉收集理論。在這一理論下,如果一個匯編作品是通過辛勤的汗水勞動形成的,那么版權保護將會被延伸至該匯編作品,不管其在選擇、整理和編排上的獨創性或原創性如何。事實上,在這一被否決的常說下,版權保護延伸至每個包含在該數據庫的每個基礎數據,任何對該數據庫的數據抽取行為都是不允許的。

  聯邦最高法院明確,眉毛的汗水理論是錯誤的,版權僅僅給獨創性的選擇和編排行為形成的數據庫以保護,而不能延伸至其中的不被保護的基礎數據。

  4.數據庫許可和替代

  聯邦最高法院在菲斯特案中所陳述的觀點,清晰的表明不是所有的數據庫都可以被版權法當作匯編作品來予以保護。為了得到保護,數據庫必須在其收集、整理、編排和組織上是獨創的。僅僅按照字母順序進行的數據編排并不具備版權法下一個作品應當具備的的獨創性。另外,菲斯特案也表明即使數據庫被版權法作為原創作品給予保護,但是這種保護并不反對一個人在該數據庫中提取事實資料(前提是這種提取行為不能構成對整個數據庫的選擇和編排方式的復制)。

  這種給數據庫提供的有限的版權保護使得數據庫的所有人和開發者必須采取以下行為,即通過合同法來保護他們的數據庫。通過一個生效的合同,典型的以許可證的方式來使用該數據庫,終端用戶,除了被數據庫所有人許可的人之外,被禁止從數據庫中提取數據。比如,合同禁止終端用戶把從數據庫中提取的數據許可第三方使用,或者將提取的數據用于制作新的數據庫。

  一些人爭辯說,在版權法律保護之外保護數據庫的合同應當被版權法本身取代。替代的概念難以行得通(The concept of preemption is a difficult one )。基本上說,被版權法替代意思是,既然聯邦政府頒布版權法案來對作者獨創性的作品給予保護,個別州就被禁止出臺與之相矛盾的法律。因為聯邦法律可以替代州法律,而且明確的替代概念在版權法的條款被提出,所以,任何州都不能創造任何等價于版權法的排他權利的權利。替代概念阻止了版權保護措施因州而異。

  因為一個合同是被州法律賦予效力,一些法院否決了為不具有獨創性的數據庫和事實基礎數據提供類似版權保護的合同的法律效力,理由是這樣的合同已經被版權法替代。但是,當前法院決定的絕大多數認為這樣的合同沒有被取代,且具有法律效力。這些法院認為,既然合同違約之訴需要雙方已經簽訂合同的證據,那么這些基于合同的請求是不能等價于版權法下的排他權利的,因此合同也不會被版權法取代。

  為了證明數據庫合同的重要性,舉一案例, ProCD, Incorporated v. Matthew Zeidenberg and Silken Mountain Web Services, Inc. 在這個案例中,法院面臨這樣一個情境:一個只讀磁盤(載體)手機數據庫的終端用戶從該數據庫中提取了大量數據,然后發布在他的個人主頁上供訪問者使用和下載。本案中的數據庫與上面菲斯特案中的電話目錄數據庫很像(用戶姓名、地址、手機號)。下級法院駁回了原告的版權性訴求,而且認為控制終端用戶的數據庫使用權的拆封許可合同(筆者注:拆封合同的內容一般封裝在待出售軟件的包裝上,有的則是在你安裝軟件的過程中出現,你必須表示“同意”或“接受”,安裝才能繼續進行。拆封合同一般以軟件的《最終用戶協議》的方式表示出來。)是無效的,且應被版權法所替代。由此導致的結果是,對手機數據庫的創建者沒有任何救濟措施,終端用戶可以隨意提取數據和使用它們。

  在第七巡回法庭的上訴審理中,初審法院的判決被推翻。第七巡回法庭認為手機數據庫應當不具備版權法下的獨創性。結果是,終端用戶沒有侵犯上訴人的版權。但是,第七巡回法庭發現,終端用戶違反了合同,因為只讀磁盤上的拆封許可協議禁止終端用戶的上述行為。如同在本網站之前對拆封許可協議的討論,第七巡回法庭裁決該協議是有效的。另外,法庭駁斥了被上訴人的拆封許可協議應當被版權法取代的抗辯,認為,該合同的生效不等價于版權法下的任何排他權利。法庭并未說合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被版權法替代,只是說這一類的拆封許可協議沒有被取代。

  5.歐洲數據庫法令及被提議的WIPO數據庫條約

  綜上所述,數據庫被美國版權法作為匯編作品予以保護,而且當且僅當它們被一種獨創的方式收集、整理和編排時。這種保護只及于匯編本身,也就是說有些數據可以從一個受保護的數據庫中提取出來且不侵犯數據庫的版權。如果數據庫不被版權法保護的話,所有的數據均可以被全部復制,除非這些基礎事實數據被合同所保護。

  但是,歐洲給數據庫提供了更寬范圍的保護。在歐洲數據庫法令(該法令在1996年3月11日在歐洲議會通過)下,一個數據庫在兩種意義和方式上受到保護。一是,法令規定,在對數據內容的選擇和編排構成作者自己的智力成果時,數據庫應當受到版權保護。該權利與美國版權法下的數據庫版權在方面相像:均給數據庫(而非基礎數據)以版權保護;數據庫在選擇和編排上必須具備足夠程度的獨創性。二是,法令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權利,這種權利禁止對數據庫的數據提取和二次利用行為,因為作者或開發者在數據獲取、數據分類、數據呈現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工作(時間、精力及金錢)。在第二項權利下,沒有對獨創性或原創性的要求。從效果上看,這種權利人給予了那些歐洲的數據庫在“眉毛之汗水”學說下的保護,盡管這種保護已經被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菲斯特案中予以了否定。這種獨特的權利期限為15年,自數據開發完成日起算。

  為了擊敗北美的數據庫,這項在歐洲數據庫法令下的獨特權利僅適用于在在歐盟成員國家內有住所的公司開發完成的數據庫。因此,歐洲公司(包括國外公司在歐洲的子公司)的數據庫相對于其它非歐盟國家的公司來說享有更廣泛的保護。

  歐盟的成員國家必須在1998年1月1日前頒布上述數據庫法令。

  有關此事的新進展,世界知識產權保護組織期望在1996年12月關于某些版權和鄰接權問題的外交會議上提議推動一個在數據庫保護方面的公約。這項公約提議核心點在于類似于歐洲數據庫法令一樣創設給數據庫創設一個獨特的權利。雖然未對該項提議達成一致,但與會者同意繼續推動此事。

  在美國,1996年5月23日,Moorhead議員將一項旨在給數據庫創設獨特權利的議案提交給眾議院。假設當前的知識產權保護重心被定位在數據庫保護上,在全世界范圍內賦予非獨創性的數據庫一項獨特的權利,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文章作者:盛峰所 王鴻超律師

                           責任編輯:于國富

 

 

 

 
  會員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注冊|忘記密碼
  法律援助
邦盛律師劉安信“1+1”法援行動在西盟...
邦盛律師禚琳“1+1”法援行動在青海
北京市法律援助條例
北京市法律援助公職律師管理辦法(試行)
海淀區法援中心成功為140名外來務工人...
北京市海淀律師協會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廠洼西路8號海劍大廈13層 郵編:100089
備案序號: 京ICP備1803487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6747號
暑假作业